新闻中心
组织能力建设
世界上最著名图片编辑,百岁传奇人生
  •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怎么注册APP
  • 发布时间:2019-04-29

世界上最著名图片编辑约翰·戈弗雷·莫里斯(JohnGodfreyMorris)在去年度过了自己的100岁生日,作为图片编辑和新闻摄影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他默默的为图片编辑和新闻摄影事业奉献70余年。

他的一生,都在从事杂志和报纸的图片编辑工作,与他合作过的摄影师有数百名之多,其中不乏摄影史上著名的人物——亨利·卡蒂尔-布列松(HenriCartier-Bresson),罗伯特·卡帕(RobertCapa),尤金·史密斯(WilliamEugeneSmith)等人。

1916年12月7日,莫里斯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枫树山。 1938年,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进入纽约《时代》杂志工作。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莫里斯被任命为《生活》杂志伦敦分部负责人,而著名的诺曼底登陆便属于他的报道范畴——他直接负责罗伯特·卡帕的图片编辑工作。 在二战结束后,莫里斯又成为了美国月刊杂志《LadiesHomeJournal》的图片编辑,马格南图片社的执行编辑,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图片和助理管理编辑。

1983年,莫里斯作为国家地理的欧洲记者重新回到阔别已久的巴黎。 后来成为自由撰稿人、编辑,主要关注的方向是:世界的和平。

作为一名图片编辑和半个摄影记者,约翰·戈弗雷·莫里斯几乎囊获了新闻摄影界里所有的重要奖项:1971年,莫里斯荣获国家新闻摄影师协会(NPPA)约瑟夫·A·斯普拉格终身成就奖;1999年,凭借自传《GetThePicture:APersonalHistoryofPhotojournalism》一书获得国际摄影中心(ICP)的摄影写作奖;2003年,获得终身成就奖;2004年,以战地摄影师的身份获得Bayeux-Calvados奖;2010国际摄影中心(ICP)终身成就奖。

他的自传《GetthePicture:aPersonalHistoryofPhotojournalism》在1999年由兰登书屋出版,2002年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再版,并被翻译成法语、日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多种语言在全球发行。 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在世的图片编辑,莫里斯也是一名出色的新闻摄影师,他和罗伯特·卡帕,亨利·卡蒂尔-布列松,阿尔弗雷德·艾森斯塔特,尤金·史密斯一起工作过,从他们身上,莫里斯学习到了丰富实用的摄影技巧。

1944年,莫里斯常会携带一部禄莱中画幅相机在法国的诺曼底和布列塔尼拍摄他所遇到的场景——德国的囚犯,死亡士兵和当地平民的日常生活。 莫里斯先生很少使用相机亲自拍摄照片,但1944年他记录了盟军入侵法国,包括这张照片,“德国士兵在诺曼底投降”。

“我觉得我需要在诺曼底的经验,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莫里斯解释说,“所以我找到了一个西部阵线的协调员工作——这是挺可笑的,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协调——但我每天都跟随“生活”和“美联社”的摄影师一同外出。 ”他记录了盟军登陆法国,也记录了卡帕拍摄德国官员在诺曼底投降时的情景,莫里斯这样写道:“我们不知道罗伯特·卡帕在工作中有另一个形象——除了照相机,他还有一部电影摄影机。 ”但莫里斯却没有发表这些照片,它们一直被存放在他的衣柜里,2014年,Marabout(Hachette)图片社出版了《SomewhereinFrance—》一书。

1944年,罗伯特·卡帕所拍摄的在诺曼底登陆的士兵——《D-Day》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着名的照片之一,但卡帕不是单独行动,他是在《生活》杂志的图片编辑约翰·戈弗雷·莫里斯的帮助下完成的这次人类新闻摄影史上的壮举。 后来,由于冲印技术人员的失误,卡帕带回来的底片只有11张幸存,它们最终被莫里斯发表在《生活》杂志上,成为了历史上的传奇。 在过去的70年多里他让许许多多的摄影师获得成功——他甚至影响了世界新闻摄影的发展,他的自传《GetthePicture:aPersonalHistoryofPhotojournalism》也是一本具有开创性的图书,面对这一切,他却总是谦虚的说:“我不是一个摄影师,摄影师们做了伟大的工作,而我只是把它放在杂志或报纸上。

”这张照片是1944年“工作中的卡帕”。

莫里斯先生拍摄的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Capa)的照片莫里斯报道和拍摄了很多的战争的照片,但他一直都是一名勇敢的反战斗士,他也一直一标榜自己是一名“和平编辑”,他曾说:我们有更多的战争照片,因为我们需要它向人们揭露战争的恐怖。

在1967-1976年间,他把黄幼公的《NapalmGirl》和艾迪·亚当斯的《Saigon》放在《时代》杂志的首页,这极大地影响了公众对越南战争的看法。 对于图像编辑,莫里斯这样定义:“图片编辑是‘偷窥者’的‘偷窥者’,他们通过照片看到摄影师所见到事物,却无需接触照片外面的真实世界。

从早期的印相和黄色边框的幻灯片到现在屏幕上的像素点。

图片编辑要找寻到最具代表性的图片,并让它被世界各地的人们看到。 当然人们都是不知情的(或情感,视情况而定)观看者,它们或许成为人才的‘经纪人’和名人的‘帮凶’,但最重要的或最令人不安的是——它们是‘现实’和‘历史’的‘定义者’。 ”对于好的纪实摄影照片,莫里斯则这样定义:“(就像)在音乐里,它不仅意味着正确的音符,并且还要有合适的音调,好的照片应该能够唤起人们内心深处的某种情绪——它会‘勾引’你——不仅仅是通知你,更应该‘勾引’你。 ”“今天的新闻摄影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科技给它带来了积极的变化。

照片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传到世界各地,世界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现象……但是,我们现在缺少一些具有持续性的出版物,摄影师拍摄了这么多照片,也没有足够的优秀图片编辑来分类和整理它们。 ”在70多年的图片编辑生涯中,莫里斯收藏了许多珍贵的摄影作品和摄影资料,它们大约有1000多张的照片和印刷品,其中便包涵了多萝西娅·兰格,艾瑟·布波莱,勒内·布里,罗伯特·卡帕,亨利·卡蒂尔-布列松,艾略特·厄维特,吉姆·理查德森,尤金·史密斯等人的作品,其中多萝西娅·兰格的杰作——《流民的母亲》就是他的珍藏之一。

里根斯坦收藏研究主任AliceSchreyer曾这样评价它们:“这些收藏品对于保存20世纪视觉文化的记录至关重要”。

跨越了两个世纪,约翰·戈弗雷·莫里斯见证了当代新闻摄影的成长和发展,他是世界所有图片编辑的榜样。